近日,多家媒體報道“中國去年930萬人移民”,並稱“中國發生大規模海外移民潮,大量精英人才逃離中國加入外國國籍”。中國社科院對相關數據核實後發現,這類傳言將“總量”混淆為“增量”、將“移民”等同於“入籍”。事實上,過去3年我國平均每年海外移民約19萬人,我國海外移民占總人口的比例在世界上處於低位。
  “930萬人移民”的傳言從哪來
  回應:將“總量”混淆為“增量”,國際報告原指歷年中國海外移民總量
 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高文書說,居民的跨國遷移,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常態,對於我國推動人才培養、加強國際交流、提升國家影響力,具有重要意義。現在,有人認為中國發生大規模的海外移民潮,是對我國移民狀況存在認識誤區。
  高文書說,媒體報道的“中國去年930萬人移民”等新聞,其數據來源是美國皮尤研究中心基於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“國際移民存量”數據庫計算得到的。對照皮尤研究中心的報告,其原文說的是截至2013年中國的海外移民總量是930萬,而不是指2013年一個年份的海外移民數量。
  “相關報道混淆了我國曆年海外移民的‘總量’和2013年當年的‘增量’,嚴重誤導了輿論。2010年至2013年,我國海外移民數量共58萬人,平均每年約19萬人。”高文書說。
  “移民”等同於“入籍”嗎

  回應:不等同,在非本人出生國以外國家定居1年以上都可稱為移民
  在生活中,只要提到“移民”,很多人往往理解為“入籍”了。是這樣嗎?
  記者查證發現,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將國際移民定義為,所有在非本人出生國以外的國家定居1年以上的人。這意味著,在國際語境下,只要是在我國出生並離開中國1年以上的居民,都將被統計為我國的海外移民。這不僅包括那些已經加入外國國籍的我國原居民,也包括那些在國外但並未加入外國國籍的我國留學生、外派員工、國際勞動者等。可見,“移民”的範圍遠遠超出了“入籍”的範疇。
  2013年,我國在海外留學人員為114萬人,在海外務工人員為85萬人,他們也是有關機構所計算的我國海外移民的組成部分。
  我國海外移民突然增加了嗎

  回應:沒有,並不存在所謂的“大規模人才逃離”,我國人口外遷率較低
  按照聯合國的統計口徑,我國的海外移民總量到1990年為409萬人,到2000年為549萬人,到2010年為876萬人,到2013年為934萬人。照此計算,1990年—2000年間,我國海外移民平均每年增加14萬人,年均增長3.0%;2000年—2010年間,每年增加32.7萬人,年均增長4.8%;2010年—2013年間,每年增加19.3萬人,年均增長2.2%。
  “我國海外移民處在相對穩定的低速增長狀態,並未出現短時間內突然增加,近幾年還出現增速的相對下降,根本不存在所謂‘大規模人才逃離’。”高文書說。
  我國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,但海外移民的總量並非最多。從世界排名來看,我國2013年海外移民總量居世界第四位,低於印度(1420萬)、墨西哥(1320萬)、俄羅斯(1080萬)。從海外移民占總人口的比例來看,2013年世界平均水平為3.3%;發達國家人口外遷率較低,大多為2%—5%;發展中國家人口外遷率通常較高,一些國家高達20%以上;而我國,這一比例只有0.7%。因此,我國的人口外遷規模和遷移率都不算高,人員國際交流尚待加強而不是限制。
  應怎樣認識人才流動

  回應:只關註“外流”不對比“迴流”是片面的,事實上我國正進入人才迴流期
  此前網上曾熱傳一個說法,稱中國優秀人才流失海外,學成歸國的只占少數,由此很多人認為中國的基礎教育是在為國外培養人才。事實證明,這一說法只關註“外流”不對比“迴流”,是十分片面的,數據也顯示,我國七成留學生回國發展。
  2001年,我國留學回國人員為1.2萬人;2005年,增加到3.5萬人;2009年,進一步突破10萬人大關,達到10.8萬人;2013年更達到35.35萬人。同期,我國出國留學人員雖然也在快速增加,但增速顯著低於留學回國人員。據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回國處此前提供給本報的數據顯示,1978年—2012年底,共有109.12萬留學生回國發展,占出國留學人數的72.38%。2012年回國人數已達到27.29萬人,同比增長46.57%。
  專家表示,我國的海外移民,固然有一部分長期居留在流入國,甚至加入流入國國籍,但同時從國外迴流的人才也在增加,對我國的發展產生了重要推動作用。
 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研究顯示,當教育經費占國民生產總值5%以上,研發經費占國民生產總值1.9%以上,研發人員人均研發經費達每年6萬美元以上,從事研發的科學家每百萬人口有1500人以上時,歸國的海外人才就會大幅度增加。2012年,我國教育經費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為4.6%,研發經費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為2%,研發人員人均研發費用為5.2萬美元,每百萬人口擁有的研發人員約3000人。可見,我國的相關指標都已接近或超過聯合國提出的標準。從國際經驗來看,我國已經具備進入人才迴流期的條件。
  正因為如此,高文書認為,“我國正進入人才迴流期。保持和促進人才迴流,應該成為我國人口國際遷移對策的重點。”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ol54olxgf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